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福宁的博客

礼貌待人 诚实交友 欢迎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从《口述历史下的老舍之死》谈我的生死观  

2011-07-23 19:09:42|  分类: 人生百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(原创)从《口述历史下的老舍之死》谈我的生死观 - 福宁 - 福宁

 

(原创)从《口述历史下的老舍之死》谈我的生死观 - 福宁 - 福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看完《口述历史下的老舍之死》这本书,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。我在不久前写得“七月夏日里的随想”、“来生愿做一株老藤”两篇博文中,流露了一些对老舍之死以及读这本书的感受。可是尽管如此,这本书给我造成的心里冲击,依旧纠结于心,感觉不吐不快。
    傅光明先生所著的《口述历史下的老舍之死》,是他的学术专著,也是他的博士论文。他选这麽一个沉重的题目,作为自己的博士论文,足见作者对这件事的重视。在这里让我看到新生一代的中国知识分子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”的美德。
    在看这本书的过程中,我的脑海里常常闪现出“人性”这个字眼。什么是“人性”?多少年前,我在马克思的著作中,曾看到这样的定义:“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,在其现实性上,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。”人性是由人的社会性决定的,在有阶级存在的社会里,人性带有明显的阶级性。多少年来,我一直尊崇这一法则,解释人在人世间的一切行为。然而,当我在书中看到作者发出这样的感慨时,我犹豫了。作者写道:“读老舍那些优秀的作品时,每每想到这样一位一个世纪也出不了几位的杰出作家,最后竟是这样一个悲剧终局,总禁不住潸然泪下。”我想,无论是在解放前作为访问学者,逗留在美国的老舍先生,还是作为新中国“人民艺术家”的老舍先生。无论是作为在文革中“反动权威”被殴打、批斗的老舍先生,还是作为在今天的现实中,被人们追思、怀念的老舍先生。无论他在社会中,是作为正面形象,还是作为所谓反面形象出现,我们能不能给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,作为个人给他以人的尊重。难道人性真的只存在于共性之中,而没有它独立的个性吗。我知道,什么是人性,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。无论是古代的先贤,还是现代新学科的理论家;无论是哲学家还是心理学家;无论是马克思还是弗洛伊德,都给了我们许许多多的解释。但是,所有这一切解释,对于在四十多年前的那个早晨,太平湖畔的老人,只有简单的两个字:“生”还是“死”!
   同样让我感到困惑的是,在生与死面前,作为社会群体中的个人,有选择的权利吗?对老舍先生的死,后人有三种评判:“一为“抗争说”,即说老舍是以死来抗议“文革”是屈原式的“舍身取义”。二为“绝望说”,即说老舍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对这个他生活了一辈子的现实世界充满了绝望,失去了精神家园,再没有什么可以留恋,只有投湖死路一条。三为“脆弱说”,即说老舍在一九四九年以后政治上一帆风顺,在“文革”前的一系列针对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中,没有受到任何冲击,因而无法承受“文革”这样巨大的政治漩涡。作者在下一个自然段中继续写道:“但我以为,“老舍之死”决不是某一个单一的结论就可以盖棺论定。”在这里,我认为有一点是可以论定,四十多年前的老舍先生,在巨大的政治风浪面前,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“文革”风暴,无论是生还是死,他都是凭着一个爱国、爱党、爱社会主义的老知识分子的良心直面现实,他勇敢的面对了它。
   作者在这本书中,就老舍之死的自杀问题,引用了鲁迅在三十年代《论“人言可畏”》一文中的一节:“我是不赞成自杀,自己也不预备自杀的。但我的不预备自杀,不是不屑,确是因为不能,凡是谁自杀了,现在总是要受一通强毅的评论家的呵斥,阮玲玉当然也不在例外。然而我想,自杀其实是很不容易,决没有我们不预备自杀的人所藐视的那么轻而易举的。尚有谁以为容易么,那么,你试试看!”鲁迅认为:“责别人自杀者,一面责人,一面正也应该向驱人于自杀之途的环境挑战进攻。倘使对于黑暗的主力,不置一辞,不发一矢,而但向‘弱者’唠叨不已,则纵使他如何义形于色,我都不能不说—我真也忍不住了—他其实乃是杀人者的帮凶而已。”在这里,鲁迅是就“自杀”行为的社会动因来谈“自杀”这种行为的。从中我们可以感悟到鲁迅先生博大、透彻的心胸,是对人的极大尊重。
   几千年来的中国传统文化,对自杀者是鄙视的。三字经讲:“人之初,性本善 。”自杀决不是“善”。儒家讲百善孝为先,孔子说: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立身行道,扬名于后世,以显父母,孝之终也。”而此一说,也就从封建社会的本质上排除了“自杀”行为的合法性。自杀是对父母、家庭、社会的反动。
   尽管有以上种种如是说,在“人性”是什么所阐述的浩瀚的理论面前,在作为社会中的个人所不得不面对的选择面前,在个人不得不用“死”,来给自己的“生”一个理由面前,我要说,请给“生者”以生的尊严,给“死者”,以死的权利。
 
 

(原创)从《口述历史下的老舍之死》谈我的生死观 - 福宁 - 福宁

 

  

 

 

(原创)从《口述历史下的老舍之死》谈我的生死观 - 福宁 - 福宁福先生写于2011年7月23日

 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2)| 评论(5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