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福宁的博客

礼貌待人 诚实交友 欢迎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缘自缺水的悲哀  

2012-03-17 16:25:56|  分类: 人生百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原创)源于缺水的悲哀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原创)源于缺水的悲哀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前几日在中央电视台,某个类似于“名人访谈”的栏目里,看到了一组记录片视频回放,说得是四川省大巴山区一个叫空山坝的地方缺水的事情。记录片的拍摄者,是成都电视台记录片工作室的编导彭辉,该片拍摄于1997年,距今已有15年的历史。我喜欢看记录片,也知道彭辉是用摄像机记述可可西里的第一人,对保护环境,对保护可可西里的野生动物,他贡献了自己作为一个记者,一个记录片制作人的良知。

        空山,这是一个多么富有诗意,充满哲理的名字,可是大巴山空山坝,却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空山。由于此地属喀斯特地貌,岩层中,土壤里存不住水,使这里的自然环境,缺少了南国的那份秀美,显得突兀贫瘠。在一般人的理解中,有山就应该有水,尤其是在长江以南,可是空山坝整整一个乡里没有一条河流。地处江南却不能种水稻,只能耕种耐旱的玉米和土豆,人、畜用水只能靠天上下雨。

       记录片《空山》,讲述的是一个居住在,看不见林木的山坡上的两家人。其中一家人中的男人叫宋云国,他有妻子和一个只有七岁的儿子。他们穿着打着很大补丁的衣服,吃的是玉米面和土豆,住的是茅草房,家中最值钱的可能就是那头黄牛,最显眼的家什儿,是一个上宽下窄足有一米多高,呈椭圆型的大木桶,它是用来背水的。男人每天都要到一个叫柳树湾的水坑去背水。这是一个位于山坡地,在一颗柳树下人工挖掘,直径约有两米,坑深有多半人高的水坑。水坑边沿用石头砌了半圆形的石台,用于搁置水桶,每次背水人都要下到坑里,一小盆一小盆的舀水。那是什么样的水啊!据在电视台镜头前接受访谈的彭辉讲,如果把从坑里舀出来的水放到塑料瓶里,其浑浊度,让你从瓶前看不到瓶后握住瓶子的手指。然而就是这种水,如果几十天不下雨也会失去。水,生命须臾不能离开的水,在这里来的竟是这麽艰难!

       记录片《空山》大概是彭辉的成名之作,他曾先后两次去空山坝拍摄,中间相隔六年。第一次去由于山路太窄,开车险些掉下山崖。他在距记录片主人公宋云国家不远的山坡上,借着几根木棍的支撑,搭起了一个简易的棚子。没有水,没有电,没有菜,吃的是方便面。整整六个月,他跟踪宋云国一家,度过了一个个平凡的白天和夜晚,当他下定决心要离开那里时,他感觉自己不是在离开,而是在逃离。他回到成都和铁哥们儿,在五光十色的都市夜晚,坐在高档酒吧里,喝着洋啤酒时,想到早晨才刚刚离开的空山坝,想到那些倍受缺水煎熬的宋云国们,他面对铁哥们的询问,不愿意说一句话。我想这种心灵上的落差,一定是他后来拍摄可可西里的最初的动力。

       由于忠实于生活,贴近生活,眼睛向下看没有向钱看,用最朴实的镜头,捕捉人们生活中的真情实感,记录片《空山》获得了多项国际、国内记录片大奖。在彭辉的镜头下,农民就是农民,不比任何人矮三分,他们活得自信,活得顽强,活得不乏幽默和快乐。他们爱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,尽管它是这样贫瘠;他们热爱自己的生活,尽管这生活如此艰难;他们没有选择逃避,没有选择抛弃,哪怕还有一盆水,哪拍这盆水要用来洗脸、洗脚,最后还要积蓄起来喂牛,他们也要坚持。

       在空山坝祖祖辈辈都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:空山坝原有一条美丽的大河,贪恋人间的七仙女,常常偷偷下凡到这里来戏水,玉帝知道后大怒,发配七仙女在空山立地成佛,大河没有了,多了七座美丽、贫瘠的大山。这个传说道出了空山坝人们是多么的渴望有一条大河,而这种渴望是不缺水的人们无法想象的。作为一种能源,作为生命最基本的保障,我们应该珍惜每一滴水。记录片《空山》不仅向我们揭示了水的重要,更加难得和可贵的是,它在向我们叙述缺水的空山坝的同时,表现了空山坝人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,展现出来的隐忍、顽强、乐观。在中华慈善总会的资助下,宋云国和他的邻居何通远在六年后,也就是彭辉2003年第二次去空山坝拍摄时,终于住上了瓦房。《空山》记述了给瓦房安门时木匠敲着门槛唱出的那几句词儿:“通远同志有名人,右门钉起结女人。好不好?好!门钉过后,天明鸡才叫,人来狗才咬。好不好?好!人发千口,粮发万担。好不好?好!”此时的何通远还没有找到媳妇,因为人家嫌他过去住的是草房太破旧了。

       在电视中观看这栏节目时,我就不断的问自己,自然环境如此恶劣,宋云国为什么要坚守?缺水,这是一个无法容忍的悲哀。然而当我看到宋云国面对土豆地因病害而绝收;面对几十天没有下雨,水坑里的水已经无法喝;面对其他村的村民,在乡政府的努力下已经喝上自来水,自家因地势险恶,引水难度太大,依然要靠天吃水。他没有抱怨,没有怨恨,甚至没有不满,他默默的从帮助别村引水的工地回了家;默默的把还没有成熟的小土豆收回来。他充满希望的规划着儿子的未来,他希望儿子能上初中,能上高中,只要儿子肯上,再穷也要供儿子上学。他想象着,憧憬着......。这是一种悲哀吗?如果是,我从这种悲哀中看到一种美丽的东西,这是一种对土地深深的,挣不脱,扯不断的爱。儿不嫌母丑,再穷,它也是我的家。

       在记录片《空山》的片头,宋云国唱的那首山歌,久久的在我的脑海中徘徊、回响,这是一首真正的原生态,是生命的赞歌:“天上下雨洒洒稀,莫嫌我来穿旧衣,十个指拇有长短,山林树木有高低。”我们国家不仅有富饶的东南还有苍凉贫瘠的西北,不仅有千里沃野,还有万重关山。无论指头长与短,它们都是我的血与肉,无论树木高与低都是我们的故土。

       空山,这是一个多么富有诗意,充满哲理的名字。

 

 

(原创)源于缺水的悲哀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写于2012年3月17日

 

  

记录片《空山》

(原创)源于缺水的悲哀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 

(原创)源于缺水的悲哀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 (图片来自网络)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5)| 评论(7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