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福宁的博客

礼貌待人 诚实交友 欢迎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九)  

2013-05-24 17:32:07|  分类: 旅游见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 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游在杭州

用“游”字为题,来讲述我们在杭州一些零打碎敲的感受,是因为在简体字中“游”字无论是在字形上,还是字意上,都有一点“浮”字的影子。在杭州的四日,感觉自己似乎是“漂”在那里,虽然落脚在古老的南宋御街,可是并没有走进历史的感觉。

漫步在西子湖波光粼粼的岸边,随处可见有名有姓,有出处,有来历的游览景点。处处有历史,步步是文化,让我们应接不暇。仅有名的西湖十景,就有新旧两个版本。那个倒塌了的雷锋塔之上,又被罩上了一个钢架铜檐的雷峰塔,而且还有电梯,这在中国的建塔史上恐怕也是一个创新。作为一个集居住与旅游于一体的城市,五星级的杭州称得上悠久、厚重、优美、浪漫,真可谓“环天下锦绣乡,普天下风流地” 。上至流传了1600多年凄美的爱情故事,梁山伯与祝英台,下到在几百年间被人们屡屡搬上舞台,反抗fengjianyinwei的“李慧娘”,所有这些与杭州这片山水有关联的传说、故事和景致,都让我们很难在有限游览的过程中,去细细的体察和欣赏,因而写这些文字,也就有了回味杭州的意义。

413日我们告别了古老的徽州,乘坐长途大巴车来到了享誉天下的杭州市。杭州是美的,它的美一半在自然的景观,一半在文化的沉积。自唐朝白居易为官杭州刺史,造福四乡百姓,临别赋诗《西湖留别》,到北宋政治家、大文豪苏东坡疏浚西湖修建西堤,并赋诗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 西湖的美景就不断的被文人墨客写进诗词歌赋。千百年来这些飞扬着诗人才华的文字,与流传于民间的美丽故事,与发生在西湖周围的历史史实,融合在一起,造就了一个被理想化了的西湖,用老百姓传诵了多少年的一句口头禅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” 就可窥视出杭州在人们心目中的位置。

正是这种对天堂般美景的想往,让我们忘记了登黄山、觅徽州的一路劳顿,在到达杭州的当天就乘坐公交车来到钱塘江边,爬上了沒有电梯且台阶十分高跨陡立的“六和塔”。据有关文字介绍,佛塔位于钱塘江畔月轮山上,是北宋时吴越王为镇钱塘江而建。待我们来到六和塔公园门口时才发现,佛塔实际上是建在月轮山山腰处,一条宽阔的石阶通道,自山脚延伸至宝塔。来到塔基前仰头向上观看,雄壮、高矗而又十分精致的塔身,让我们感受到了它的威严与庄重,与后来我们游览的雷锋塔相比较,它少了一份浮华,多了一些古朴厚重。六和塔外面有13层,内里却是七级,有螺旋式的阶梯可以到达宝塔最高层。外面紧贴石塔身的13层木制游廊,可供游人凭高望远,站在游廊方形窗口向外眺望,远山近水一片苍茫。

我们的行程计划,是由远及近,为的是“游”不动时,也别把那些重中之重的景区落下。因此既便是在匆忙之中,在这日暮西斜,风和春暖的傍晚,站在高高的六和塔上,我们也能感觉到钱塘江水的壮观。此时虽不是观潮的佳期,但你依然会感到,浩浩渺渺、水流澹澹的钱塘江,似乎正在孕育集结巨大能量,等待着向世人展示它排山倒海般壮观景象的那一刻。在月轮山下,六和塔前,钱塘江的雄浑与横跨江上的钱塘江大桥的壮美,交织起一幅人与自然的美丽图画,不亲自登临是难以体会的。

走进六和塔公园前我们曾向公园管理人员打听,距这里只有两站之遥的虎跑泉景区几点关门落锁,因此当我们匆匆从六和塔走出来赶到那里时,景区大门口已经是只见有人出,沒有游客进了。但是这丝毫没有动摇我们到这里游览的决心,因为吸引我们来这里的不仅仅是那眼闻名天下的清泉。

虎跑泉位于虎跑寺内,但是这里似乎已经看不到香火缭绕的寺庙建筑,除了一座存放宋朝济颠和尚,也就是至今盛传不衰的济公大师灵骨的塔院之外,就是一处古香古色清凉幽靜的茶室小院,而最抢眼的还是那个一米见方,被厚厚的玻璃覆盖,在其上方石壁书有“虎跑泉”,三个遒劲大字的泉眼。站在泉边我环顾四周,努力的想从那些掩映在葱山绿水的灰白建筑中,找寻那个曾经的虎跑寺。

虎跑寺本名定慧寺,这里不仅是济公大和尚圆寂的地方,也是20世纪在中国文化界鼎鼎大名,令人高山仰止的一代大才子,弘一法师李叔同落发出俗的地方。凡看过《城南旧事》这部电影的人,恐怕都不会忘记那首主题曲《送别》: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生残,夕阳山外山。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霄别梦寒。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问君此去几时来,来时莫徘徊。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人生难得是欢聚,惟有别离多。” 尽管我已是一个半老不老的老人,可是每当我在心中默默哼唱这首歌时,都难以抑制内心的激情。也一而再,再而三的为人生的起浮变换,为这位让我十分尊崇的作者,为他生前身后的人生经历而感慨。

在中国近代百年多的文化发展史中,李叔同是学术界公认的通才、奇才。20世纪初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,他最早将西方油画、钢琴、话剧、音乐等等引进国内,据后人总结他在文化艺术领域开创了13项第一。他在二十几岁,就以文章惊天下,擅书法(终生孜孜以求)、工诗词、通丹青、达音律、精金石、善演艺。就是这样一位集各种艺术才华于一身的人,在38岁的盛年,在虎跑定慧寺悄然皈依佛门。在这之前他曾有六年的时间,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教授音乐和绘画,每次授课他都是很早来到教室,将准备工作做好,静候学生的到来,待上课铃响,他都会向学生深深鞠躬。前些日子去台湾旅游时,导游先生一次次的鞠躬曾让我倍感不安,我不过就是一个游客,花了点银子,就让人家如此敬重,咳---

既便是跻身佛界,弘一法师也是非同凡响。他告别尘世的一切繁文缛节,发誓“非佛经不书,非佛事不做,非佛语不说。”他潜心研究著述南山律宗,受戒后持律极严,完全按照律宗戒规:不做主持,不开大座,谢绝一切名闻利养,粗茶淡饭,过着孤云野鹤般的生活,20多年后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宗师。

发生在弘一法师身上的这种变化,可以说是非常巨大,让人费解,甚至可能会蒙生疑虑。他是怎样从一个艺术上的高峰,又转向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更高的高峰。瞻仰一番大师初披袈裟的地方,也就成了我们到此一游的重要目的。

杭州是一个有着众多传说的地方,虎跑泉就是其中之一。据传这个矿物质不太高,水质甘甜无菌的泉眼,是老虎用爪子跑出来的。老虎的爪子确实很厉害,但能否跑泉眼,恐怕还需要考查。但是无论是否属实,虎跑泉的叫法确实拉近了人与自然,人与动物,尤其是带有功击性的大型动物的距离,因为在泉眼的下方,我看到很多当地人提着大桶小桶来此取水,我们也不失时机的接了一瓶,拿回宾馆后倍加珍惜,小口的将它喝完。

到达杭州的第二天,我们去了离住地较远的龙井村。说句老实话,既便我们来到龙井茶园,亲手触摸,亲眼目睹,那一株株,一行行种植修剪得非常好的龙井茶树,我们也不敢说,我们确确实实的喝过龙井茶。龙井茶似乎已经超越了作为茶商品的概念和品质,它已经作为一种旅游资源被人们加以开发、宣传和利用,因此,无论茶的贵与贱,好与坏,真与假,都不在重要。我们不是一个会品茶的人,所以如果我们用高价买来的“龙井茶”,作为礼物送给朋友时,我们希望朋友不要太在意它的品质,而更多的去关注它的名气。

龙井村非常美,这种美即涵盖了自然的景观,起伏的山峦,层层叠叠的茶树,浓郁繁茂的植被。也包括了千百年来中国人种植茶叶,制作茶叶,品尝茶叶的文化内涵。记得我们从上海去黄山路过杭州时,坐在我们身后那位加拿大朋友,为山坡地上那一片片茶田欢呼雀跃时,我真得感到很自豪!祝福你龙井村。

在我们看来,到杭州旅游有两个地方是必须要去的,一个是位于白堤尽头西冷桥畔的秋瑾墓,另一个就是距龙井村不太远的岳王庙。在中国偌大的版图上,或者说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中,有几处分处不同地域和时期的岳王庙,而这里的岳王庙是埋有岳飞忠骨、岳家军魂魄的地方,因而这里的岳王庙也就有了更加厚重的历史背景,有了更加震慑人心灵的文化内含。我们说西湖美,西湖为什么美,我们尽可以从这里去探求那美的根源。为了不枉此行,也为了提振这篇小文的精气神,我把在岳王庙看到的《满江红》一词,在这里敬录如下:“怒发冲冠,凭阑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! 靖康耻,犹未雪,臣子恨,何时灭?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!”

我们是在中午时分走进岳王庙的,这里的岳王庙比河南朱仙镇的岳庙修建得更加雄伟高大,岳墓前两排文武石雕像,使墓冢显得更加肃穆、庄严。岳墓前的四奸跪式铁制塑像,被分置在墓园大门的两侧。我记不清是在哪里看到的,说秦桧的后世子孙,在南宋灭亡时拒绝投降,与房屋一起焚殁。由此看来既便是在讲究伦理纲常父慈子孝的封建社会,卖国求荣也是为人所不耻。尽管是吃饭的钟点,但是岳庙里依然是人影绰绰往来不断,以至于想拍一张沒有游客的岳墓相片都不可得。在这美丽的西湖栖霞岭南麓,人们在游览之中,不忘来此凭吊我们的民族英雄,此乃民心向背之大势也。

415日是我们到达杭州市的第三天,曲指算来我们离家已近半月,可是我们刚走完行程的一半。宁女士由于连日的奔波,身体已开始显现不适征兆。为了保证后续行程的顺畅,我只身一人背起相机,先去火车站买了到苏州、镇江的高铁车票,在返回宾馆的路上,又去了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故居。中国在历史上是一个重农轻商的社会,尽管在明朝的中晚期有过资本的萌芽,但是最终还是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失之交臂。当外国资本家用大炮轰开了国门,用枪和刀逼着我们与他们做生意时,我们能够交换的只有劳力、资源和市场。因此对于什么是资本,什么是商品,国人有着自己的认知,而胡雪岩则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。也可能受这种历史背景的影响,胡雪岩故居的建筑特色,也是深巷、高墙,中式结构为主,西式点缀为辅。另外极尽奢华,务求精美,也是故居的一大特色,是个非常值得仔细欣赏的好去处。

此次来杭州我们将游览西湖景区,放在了四天行程的最后,主要原因是住地离景区很近,不受天气、路況、景点时限的影响,把握性比较大。而且我们也暗自期盼着能赶上一个雨天游览西湖,人们不是说晴西湖,不如雨西湖,雨西湖不如雪西湖吗。由于这个原因,返回宾馆与夫人吃过午饭后,就急匆匆的赶往杭州香火最盛,也是我们此行不能错过的灵隐寺。

实事求是的说,我不是一个佛教徒,对佛学一窍不通。而且我很少走进寺庙,进了寺院尽可能的不迈进大雄宝殿的门槛,平生也只烧过一次香。我并非是一个落落寡合,自闭而又自负的人,我只是觉得佛门是一方清净之地,是一个超越自身求得精神升华的地方,每当走近佛门,我都自觉心虚,求佛不如敬佛,敬佛先要凈己。之所以来灵隐寺,实因被那位古印度高僧称为“飞来峰”的山所吸引。

飞来峰不高,但是如此之矮,实出我预料。在我的想象中“飞来之峰”,一定是高大、险峻,穿云破雾,沒想到我三爬两爬就爬到了山顶,看着写有“飞来峰山顶”字样的一块大石,我竟有些迷惑,询问一位在这里卖水的老乡,证实这里确是山顶。回到山下,站在灵隐寺的山门前,我仔仔细细的观察起眼前这座溪水缠绕,山体突兀,林木密实,古腾盘桓,怪石嶙峋的飞来峰。真是山不在高,有“仙”则名,这个仙就是我身后的灵隐寺,就是那位不惧山高路远,来此建寺传经的古印度高僧,更是充满了智慧和灵光的佛学。

在飞来峰面向灵隐寺的石灰岩崖壁上,刻有许多大小不一,高低错落的石窟佛像。尤其那尊笑逐颜开、袒胸露腹的弥勒佛,雕刻的细腻生动,亲切自然,让人看了还想看。这让我想起文革中学毛选,要求带着问题学,就能够立竿见影。今天我觉得如果带着问题潜下心来,好好看看这些佛像,一定能收到事半功倍自我超度的效果。

416日,我们早早的离开宾馆,乘公交车来到西湖最具情感色彩的断桥。在这座用长方形条石,垒砌的石桥的有关介绍中,既有传说又有想象和推理。然而,我觉得这个并不怎么召人喜欢的“断”字,在这里却是最具悬念,最容易让人产生联想,最能让人生发出情素的一个字。白娘子在“断桥”上初识许仙,为这个美丽的传说,作了一个既柔情似水又凄然如桥的铺垫。没有西湖,沒有断桥,恐怕就没有这个流传了千百年的故事。一个“断”字,连接了多少人间的沧桑,一个“断”字,让这个朴实得不能在朴实的石桥,与桥下潋滟的湖水一起,交织起人间最美的情和景。多少年来在我的心中,时隐时现的漂浮着一幅美丽的图画:一个身影姣好的女孩,在秋日迷离的小雨中,撑着一把油纸花伞,行走在断桥之上,那渐渐拱起的青石板桥,伴着如烟细雨,在女孩轻柔的踩踏之中,发出微弱的声响。

由于游人渐渐增多,我们无瑕顾及这幅想象中的图画,与真实的西湖断桥,有着怎样的联系,赶紧在桥头湖畔,拍了几张照片,沿着白堤向前走去。也可能是上天垂怜,在我们走上白堤不久,阴沉的天空中竟然真得洒落下雨滴,只是这雨滴也是时隐时现,不足以让我们从包中取出伞具。不过我们依旧感到释然,因为我们既便拿出伞来,也是一把晴天雨天共用的太阳伞。

我们今天的行程,除了刻意要去秋瑾墓凭吊之外,就是想漫步西湖十景。我理解一个游览景点的好坏,主要表现在三个层面。首先是“听”景,在未游之前,其次是“看”景,最后是“想”景。如果你回家后想想都觉得它美,还想去,那这里一定是不错。而“看”景最重要的是用脚亲自去丈量,因为景致的美是在细微变化之间。就象人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,为什么有美有丑,除了五观摆放的位置略有不同外,最重要的是眉宇间的细微变化。我们从断桥始,经锦带桥、平湖秋月、清行宫遗址、然后登上孤山、走进西冷印社,最后来到仗剑而立的秋瑾烈士墓前留影。秋瑾烈士的事迹,最早是我从小学的课文中读到的,因此印象十分深刻,来此凭吊也是了却多年的愿望。

我们从秋瑾墓返回到楼外楼饭馆,从那里坐游船到西湖三岛游览。之所以没有去曲院风荷,因为此时不是荷花的花期。没有丈量苏堤,也不是因为它不美,仅一个“苏”字就足够我们想而往之。实在是因西湖的美是在取舍之间,此西湖非彼西湖,一天,一月,一年都无法将西湖的景致看完,因为它不仅是随着时间的变化,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,它更是随着游者心迹的变化而变化。景行行止,也要量力而行,不然再美的美景也是枉然。

在我们看来,西湖十景没有上下高低之分,不同的景致给你的却是同一样的美好享受。三潭印月的湖中有岛,岛中有湖,固然让人美不胜收,但在岛南边湖面上,三座就像漂离在湖水中的石塔,也让人感到它的设计有着超乎寻常的想象力和对美的表现力。塔身为中空,球形周围有五个小圆孔,据说正月十五月圆日,在这里放一小灯,将五个圆孔用油纸封住。可以想象一下,月光、灯影、湖波,置一小舟荡在其中,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。

驶离“小瀛州”,我们在苏堤南部的“花港观鱼” 上岸,到苏东坡纪念馆瞻仰一番后,就直奔离此不远的雷峰塔。我第一次知道雷峰塔,不是从白娘子的故事中,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,不知情为何物。我是从鲁迅先生的《论雷峰塔的倒掉》一文中知道这个塔的,虽然不明白先生在文中说得“活该”二字的意义,但我还是知道了世上有这样一座塔,有这么一位无事生非的法海和尚。也只是在读了鲁迅先生的《再论雷峰塔的倒掉》之后,才知道雷峰塔是本不该倒掉的,应该倒掉的是镇压白娘子的那个封建制度。也才知道雷峰塔是被“乡下人”,一砖一砖的抽去而倒掉。几十年前距我家不太远的东直门城墙的城砖,也曾被人一砖、一砖的拆下,偷回家中去盖小厨房。我已经记不清东直门的城墙是如何消失了,只记得那个高大威武的城墙,让我这个小孩,高高的仰起脑壳才能看清它的城头。也正是读了鲁迅先生一论再论的文章后,知道了不该倒掉的雷峰塔,是中国文化的象征,我们不该蝇营狗苟为一些小利,去盗掘那一块块无法复制的“砖”。

新建的雷峰塔今非昔比,想去那里盗砖是绝然不可能,因为除了被包裹在里面的古塔之外,新塔根本就没有砖,它是用“铜墙铁壁”制成,据说仅用铜就280吨,这要在古代280吨铜钱,得用什么家什装呀。我不知道我们国家铜矿资源的分布和储量,但是它肯定是无法复制和再生。不再为盗用和倒塌而忧心,却要为如此奢华而结愁肠。

我们是在下午五时左右登上雷峰塔的,站在塔上向西北方向望去,西湖全景尽收眼底,从这个方面来说,我们还是应该感谢这座钢筋铁骨的宝塔。不过身处雷锋夕照中的我们,很快被宝塔身后浓郁的南屏山所吸引。净慈寺的南屏晚钟,是在不眠的仲夏之际,在日暮西斜的傍晚,响彻整个西湖的古老钟声。

净慈寺位于杭州南屏山翠綠林木的包围之中,它背依海拔只有一百多米的山体,俯看三面开阔的西湖湖面。大钟被吊置在净慈寺山门右侧,一个足有三、四层楼房高的钟楼内。待我们走进钟楼,见大钟从楼顶高高垂下,直径有三米左右,钟身刻有寺名和经文。大钟旁的桌椅上,坐着一位四十多岁身着灰色僧服的和尚,正在认真的诵读华严经,我们不便打扰,很快退了出来。据介绍南屏晚钟之所以能声震四方,一是地势,另外一个重要原因,是南屏山由石灰岩构成,山体多遍布洞穴,浑厚、深沉的钟声在洞穴的扩音下,穿透力极強。由此我想到我们的先人,搞建筑十分讲究借势、借力,把人的需求与自然界的条件,非常合理的结合起来,不是凌驾于自然界之上,而是融入自然之中,该是多么的聪明和富有远见。可惜在杭州的几日,南屏晚钟留给我们的,只是它硕大优美的外形,我们连一声钟鸣都没有听到,这恐怕要归罪于现代城市上空遍布的噪声了吧。

在街边的一处歺厅用过晚饭后,我们乘车来到杭州四日游,最后的一个地方。清和坊街可能是杭州市最后的老城区,据说也是被抢救下来的。这里的街道比我见过的老街,比如北京的大栅栏街道,要宽一些。杭州不是山就是水,能把老街建成这么宽,足见这里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,都是一个繁华的所在。这里房屋虽然大多数都经过了修整、装饰,但依旧掩饰不了它的古朴和沧桑。这里的茶文化,药文化,食文化,以及各种百年老号,不仅吸引着外地旅游者,就是本地的杭州人也是经常来此光顾。我在街口一个小面馆里,看到一对老年夫妇(比我至少要老20岁),津津有味的吃着一种带汤的面,从他们自如的言行里,一看就知道是常客,这种现象,在旅游业不断发展的今天,实不多见。

这条街上老字号很多,但我知道的只有胡庆余堂,不是因为它是和同仁堂齐名的药店,而是因为它的创办人,就是前面说过的胡雪岩。创办人落魄后,靠这个药店维持生济,至今依然名声在外繁荣不衰,可见一个人的能力再大,也是很有限。

在距离胡庆余堂不远,有一处名为“江南铜屋”的地方。这里的房屋前后上下,除地面和主体墙外,全部是铜质的建筑。与新建的雷峰塔相比较,我估算除用铜量少外,其风格和豪华程度都有一比。

用铜材建筑房屋,在历史上我只知道武当山山顶上的铜殿。据记载建造铜殿非常不容易,是在明朝改革家张居正励精图治,中兴明朝的经济基础上,万历皇帝极力要建的,用铜大概是200吨左右。据说铜屋的主人也是建造雷峰塔的积极倡导者和建设者,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的精神和追求无可厚非,但是对城市的决策者来说,却不能只考虑艺术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参观铜屋不收费,这个铜屋和里面摆放的各种制作精美的艺术品,其艺术价值和自身的经济价值都是不小,无论是观赏还是收藏都值得认真对待,可是这里却不收费。与不收费的西湖景区一样,它让我们感受到了,超然于物质之上的一种精神,而这正是我们四天来,在那些美丽的传说和景物中苦苦寻觅的。

 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钱塘江大桥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采茶女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胡雪岩故居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2013年05月24日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 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孤山山顶遗址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        秋瑾墓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     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南宋御街里的凤凰寺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 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

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
 
 
 


 
 (原创)烟花三月江南散记(七) - 福宁 - 福宁的博客写于:2013年5月24日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8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